华为,2020年的悲壮

近来,特朗普一点不省心,搞出了不少重磅头条新闻。

5月15日,美国宣布将华为通信产业的临时许可证再度展期90天。此前,美国方面已经延期5次——去年5月、8月、11月和今年2月和3月。

隔一段时间固定延期动作,让人习以为常。但这一次声明说是最后一次展延,火药味陡然浓烈

u=1995291032,2916325730&fm=26&gp=0.jpg

同一天,美国还宣布了一项新的升级措施——修改出口管制条例(EAR)对华为限制升级,从EDA软件、半导体设备到晶圆代工,阻断全球半导体供应商向华为供货,但给了120天的缓冲期。

釜底抽薪、置于死地。

但华为并不是单打独斗。据媒体报道,有消息人士称,如果美方最终实施上述计划,中方将予以强力回击,包括对于高通、思考、苹果等美企的限制或调查,还将暂停采购波音飞机等措施。

对于美国全面的围堵,华为在心声社区悲壮发文:“没有伤痕累累,哪来皮糙肉厚,英雄自古多磨难。回头看,崎岖坎坷;向前看,永不言弃。”



 

(来源:华为社区心声)

见惯了黑云压城城欲摧,华为员工在社区真情吐露:

“对华为接下来的命运,我和我的大部分同事都不感到悲观,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精力去焦虑。还有很多事在路上,我们还是会继续做好自己的事。很多时候大家都认为中美博弈已经是滔天巨浪,但华为确实有很多像我一样傻的人,我们相信连接人和物的远方,相信远方更广阔的数字洪流。在历史长河中,很多以为的巨浪就成为了浪花。”

留给华为腾挪的时间真不多了,8月13日之前可能是最后一次集中备货的机会。据报告,华为已紧急对台积电追加高达7亿美元大单,产品涵盖5纳米及7纳米制程,将直接加速麒麟1100芯片的生产。

华为不会死,但磨难、渡劫一定有。

2

去年5月15日,美国将华为列入“实体名单”。从那时其,对于美国半导体企业的影响立即产生了。

国产替代化的热潮,一波接着一波,但西太平洋对岸的半导体厂商只有眼睁睁看着份额净失。

据日本专业调查公司Fomalhaut Techno Solutions报告,Mate 30 5G手机中,中国国产零部件的占比提升到了41.8%,相比未制裁前4G手机的占比增加了16.5%,而美国元件之前占比还有11.2%,在Mate 30 5G上直接减少到了1.5%左右,只剩下不太重要的玻璃壳等部分。



 

(来源:日经中文网)

另据BCG报告,如果考虑到制裁华为的直接和间接影响,美国半导体收入将下降37%,如果按2018年计算,相当于830亿美元。

中国是全球半导体最大的市场,美企思佳讯71%的收入依赖中国市场,高通、博通的中国区营收也要占到50%以上。

升级封锁华为,美国资本市场已经给出了态度与指引:



 

(5月15日美半导体企业股价逆势暴跌,来源:富途)

华为受压,当然也会冲击国内本土产业链,包括5G基站、手机。

今日,追踪5G行业的指数基金——5G ETF(515050)一路走低,盘中一度暴跌5.2%,仍然收跌4.83%,远远跑输大盘表现。

再看个股,尤其是华为概念股,跌势非常明显。其中,蓝思科技逼近跌停、欣旺达、歌尔股份均暴跌逾8%,东山精密、生益科技、飞荣达、长盈精密、深南电路均暴跌超7%,汇顶科技、闻泰科技、顺络电子、华天科技、沪电股份等纷纷跌超6%。



 

(来源:富途)

在港股,华为核心供应商——舜宇跌超11%,比亚迪电子跌超10%,丘钛科技跌超8%,瑞声科技跌7%。

去年资本市场悲观的一幕再度重演。这一次,不仅仅是芯片断供的问题,而是从芯片设计、制造等方面全面封杀。



 

(芯片制造流程,来源:光大)

华为海思设计的芯片可不少,包括手机SOC麒麟芯片、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、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、基带芯片天罡和巴龙系列等。但这需要底层的EDA和IP核。

所谓EDA,是指芯片设计自动化技术(或软件)。没了它,对于华为的影响甚大。目前,全球EDA主要由新思科技、楷登电子科技、明导国际三家企业垄断。目前,国内最大的EDA公司——华大九天只能提供产业所需方案的1/3。

这意味着华为想找国产替代方案,基本算是无解的状态,杀伤力巨大。

其次,芯片制造也是令华为极为头疼的事。华为手机、基站、数据、ARM、AI等处理器芯片均要用到台积电7nm的制程。而大陆最大的芯片制造企业——中芯国际仅仅实现了14nm技术的突破。在7nm上,如果台积电一旦断供,将产生诸多的麻烦与挑战。



 

(来源:工商时报)

釜底抽薪、置于死地,还真不是闹着玩的。

3

2019年,华为顶住了重重压力,虽然被惊涛骇浪所包围,仍然屹立不倒,照亮前行。



 

(华为2019年报封面,来源:年报)

2019年,华为营收8588亿元,同比增长19.1%,净利润为627亿元,同比仅增长5.6%。如此重量级的大块头,营收仍能保持双位数增长,看似非常好。



 

(来源:光大)

分拆看,营收增量主要来源于消费者终端业务,而运营商业务最近3年基本没增长,此外企业业务占比很小,增速也不大。

具体看地区,1300亿的增量主要来源于国内市场,海外市场没有增长,压力甚大。这说明封锁打压对华为海外业务影响甚大。

再看今年,一季度营收1822亿元,同比仅仅增长1.4%。而2019年一季度营收1797亿元,同比大增39%。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,突然被踩了刹车。

去年开始实施的实体名单,导致华为无法使用谷歌的GMS服务,掐住了消费终端业务的脖子。据调研机构Canalys公布的数据,一季度华为在欧洲市场仅占有21%的市场份额,同比大幅锐减35%,跌幅超过三星苹果。



 

在国内市场,华为一季度出货量为2840万台,同比依然下滑4.4%,但市场份额从2019年Q1的35.5%提升至42.6%。



 

1-4月,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累计9068.1万部,同比下降20.1%。但4月出货量有4172.8万部,同比增长14.2%。但整体看,国内手机需求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小,依旧会打击华为。

2020年,天灾不可抗,但人祸却愈演愈烈。

在3月31日年报发布会上,华为轮值主席徐直军直言: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,希望明年还能发布年报。

不经一番彻骨寒,怎得梅花扑鼻香。英雄自古多磨难,华为挺住!

渡劫之后,便是春暖花开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